資訊中心/Information
行業(yè)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yè) > 資訊中心 > 行業(yè)資訊

央行新規限制小貸、融資租賃等7類(lèi)機構跨省,賦予地方金融管理機構監管職責

發(fā)表日期:2022.01.06

為健全地方金融監管體制,提升地方金融監管效能,近日,人民銀行會(huì )同有關(guān)方面研究起草了《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草案征求意見(jiàn)稿)》(下稱(chēng)《條例》),并向社會(huì )公開(kāi)征求意見(jiàn)。至此,醞釀三年半的《條例》迎來(lái)落地。
根據《條例》,地方金融組織指的是指依法設立的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chǎng)、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yè)保理公司、地方資產(chǎn)管理公司(以上簡(jiǎn)稱(chēng):7類(lèi)地方金融業(yè)務(wù)機構),以及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務(wù)院授權省級人民政府監督管理的從事地方金融業(yè)務(wù)的其他機構。
上述7類(lèi)地方金融業(yè)務(wù)機構按照《條例》要求,應當服務(wù)本地,原則上不得跨省開(kāi)展業(yè)務(wù)。
此外,地方各類(lèi)交易場(chǎng)所、開(kāi)展信用互助的農民專(zhuān)業(yè)合作社、投資公司、社會(huì )眾籌機構等4類(lèi)機構的風(fēng)險防范、處置和處罰,參照《條例》的有關(guān)規定執行。
中南財經(jīng)政法大學(xué)數字經(jīng)濟研究院執行院長(cháng)、教授盤(pán)和林向《華夏時(shí)報》記者表示,《條例》是中央規范地方金融監管行為,“一方面是規范,明確地方金融組織定義和監管規則,賦予地方金融監管部門(mén)履職手段,明確對特定機構的監管要求;另一方面是放權,來(lái)調動(dòng)地方監管力量,對地方金融機構進(jìn)行監管,理順金融領(lǐng)域的央地關(guān)系?!?/span>
7類(lèi)地方金融業(yè)務(wù)機構不得跨省開(kāi)展業(yè)務(wù)
近年來(lái),地方金融業(yè)態(tài)快速發(fā)展,在服務(wù)地區實(shí)體經(jīng)濟和中小企業(yè)融資方面發(fā)揮了重要作用。但部分機構內控機制不健全,發(fā)展定位產(chǎn)生偏差,存在一定的風(fēng)險隱患,少數機構違法違規經(jīng)營(yíng)甚至從事非法金融活動(dòng),加大了區域金融風(fēng)險。其中,以小貸公司、融資租賃公司、商業(yè)保理公司等為代表的7類(lèi)地方金融業(yè)務(wù)機構聚集風(fēng)險最為明顯。
在2020年底,網(wǎng)絡(luò )小貸跨區域經(jīng)營(yíng)已開(kāi)始整頓,但商業(yè)保理、融資租賃等屬于全國展業(yè)的機構類(lèi)型,從銀保監會(huì )此前通報的銀行違規案例中,一些機構就是利用異地的融資租賃公司為銀行所在地的客戶(hù)開(kāi)展合作,增加了監管核查難度。
之前,銀保監會(huì )已經(jīng)針對7類(lèi)地方金融業(yè)務(wù)機構分別出臺了相應的監管文件,業(yè)內人士表示,《條例》生效后上述7類(lèi)相應的監管文件將根據《條例》的規定進(jìn)行重新修訂。
對于《條例》的出臺,招聯(lián)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對記者表示,按照我國的金融體制,金融監管主要是中央事權,地方政府在金融監管上的角色、職權一直不明確,監督管理手段缺乏?!俺雠_《條例》,以行政法規的方式賦予地方政府對地方金融組織監管的職責以及屬地金融風(fēng)險處置責任,有助于明確地方政府在金融監管和風(fēng)險處置方面的權責利,更好地促進(jìn)地方金融健康發(fā)展,更好地防范區域性金融風(fēng)險?!?/span>
對于地方金融組織的監管規則,《條例》也予以明確?!稐l例》強調地方金融組織持牌經(jīng)營(yíng),設立區域性股權市場(chǎng)應當經(jīng)省級人民政府公示,并報國務(wù)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備案,設立其他地方金融組織應經(jīng)省級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批準并頒發(fā)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
董希淼指出,《條例》將小貸公司等7類(lèi)機構以及其他經(jīng)省級人民政府監管從事地方金融業(yè)務(wù)的機構,明確定義為地方金融組織,并且強調地方金融組織要持牌經(jīng)營(yíng)。這就從行政法規上明確了地方金融組織的法律身份,明確了其合法的地位,有助于地方金融組織依法合規開(kāi)展各項業(yè)務(wù),對他們的長(cháng)遠健康、可持續發(fā)展是有利的?!按饲?,地方金融組織的法律地位較為模糊。一些地方法院在判決書(shū)中,錯誤地將小貸公司等認定為非法放貸組織,影響小貸公司的健康發(fā)展?!?/span>
值得注意的是,《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原則上不得跨省開(kāi)展業(yè)務(wù);跨省級行政區域開(kāi)展業(yè)務(wù)的規則由國務(wù)院或授權國務(wù)院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制定。若未經(jīng)批準跨省開(kāi)展業(yè)務(wù),將被沒(méi)收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1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罰款等。
前述業(yè)內人士指出,該規定在提高行業(yè)準入門(mén)檻的同時(shí)進(jìn)一步凸顯了全國性金融牌照的重要性(如互聯(lián)網(wǎng)銀行、消費金融公司),而當前基于小貸、融資擔保、融資租賃等地方牌照參與互聯(lián)網(wǎng)貸款產(chǎn)業(yè)鏈的機構或將在過(guò)渡期內進(jìn)行業(yè)務(wù)調整。
對于征求意見(jiàn)稿中的“不得跨行政區域經(jīng)營(yíng)”,一位融資租賃業(yè)內人士向記者預測,對融資租賃行業(yè)而言,企業(yè)大規模的并購將要開(kāi)始了。對于《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變更董、監、高時(shí)需向省級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備案”等,該人士表示,央行的目的就是要嚴格的規范融資租賃的發(fā)展方向。
不得使用“金融”“貸”“融資擔?!钡茸謽?/strong>
“地方金融組織,顧名思義,它是由地方政府審批和監督、服務(wù)地方經(jīng)濟發(fā)展和中小微企業(yè)的機構。強調地方金融組織應該堅持服務(wù)本地的原則,是為了讓地方金融組織不忘初心,回歸本源,回歸主業(yè),堅守基本定位。這也與金融管理部門(mén)要求城商行、農商原則上不得跨區域經(jīng)營(yíng)的精神是一致的?!?董希淼表示。
另外,地方各類(lèi)交易場(chǎng)所、開(kāi)展信用互助的農民專(zhuān)業(yè)合作社、投資公司、社會(huì )眾籌機構等4類(lèi)機構的風(fēng)險防范、處置和處罰,參照《條例》的有關(guān)規定執行,在強調持牌經(jīng)營(yíng)的同時(shí)明確上述四類(lèi)機構不得開(kāi)展的業(yè)務(wù)類(lèi)型。
其中,對開(kāi)展私募基金、各類(lèi)金融產(chǎn)品代銷(xiāo)、金融投資咨詢(xún)等金融業(yè)務(wù)的投資公司,應按照國務(wù)院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規定取得業(yè)務(wù)牌照或完成登記備案。無(wú)法取得業(yè)務(wù)牌照或完成登記備案的,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應限期清理規范;面向不特定對象公開(kāi)開(kāi)展股權融資等業(yè)務(wù)并承諾回報的社會(huì )眾籌機構,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負責清理,限期退出。
“在機構層面,地方各類(lèi)交易場(chǎng)所監管責任得以明確,由省級政府或者授權進(jìn)行日常監管,這有利于地方交易場(chǎng)所的發(fā)展?!北P(pán)和林補充稱(chēng),“對于農民信用互助社,明確監管責任的同時(shí),限制了其經(jīng)營(yíng)范圍,未來(lái)此類(lèi)機構的業(yè)務(wù)開(kāi)展將有一定限制。在明確投資公司的經(jīng)營(yíng)資質(zhì)問(wèn)題方面,嚴禁超范圍經(jīng)營(yíng),并且要求限期退出盈利性社會(huì )眾籌機構?!?/span>
在名稱(chēng)禁止上,《條例》指出未經(jīng)批準,任何單位和個(gè)人不得設立地方金融組織、從事或者變相從事本條例規定的地方金融業(yè)務(wù),不得在名稱(chēng)和經(jīng)營(yíng)范圍中使用“金融”“貸”“融資擔?!薄肮蓹嘟灰住薄暗洚敗薄叭谫Y租賃”“商業(yè)保理”“地方資產(chǎn)管理”“交易所”“交易中心”“理財”“財富管理”“股權眾籌”“資金互助”“信用互助”等字樣及其他類(lèi)似顯示金融活動(dòng)特征的字樣。
在設置過(guò)渡期安排時(shí),《條例》對施行前設立的地方金融組織,在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規定的期限內達到規定條件。已跨省級行政區域開(kāi)展業(yè)務(wù)且需要整改的,由國務(wù)院金融監督管理部門(mén)明確過(guò)渡期安排。
董希淼認為,對地方金融組織而言,堅持服務(wù)本地的原則,有助于它們深耕本地,更好地防范這個(gè)經(jīng)營(yíng)的風(fēng)險。在實(shí)踐中,部分地方金融組織經(jīng)營(yíng)區域已經(jīng)擴展到全國,下一步在整改的時(shí)候一定要留出充分的時(shí)間,確保平穩過(guò)渡。